吴一龙:肺癌治疗有了更多疗效好的药物   发布时间:2020-01-20 09:03:56

吴一龙:肺癌治疗有了更多疗效好的药物

肺癌在中国的发病率及死亡率均居首位,在中国,乃至全球,肺癌的发病率及死亡率常年名列首位,被人们称为“第一杀手”。近年来,不断恶化的环境以及吸烟问题,让更多人将目光聚焦于这一疾病。在万分的期待中,2015年7月,罗氏抗肿瘤药物安维汀通过了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批准,将用于晚期肺癌的治疗,这也为广大中国的肺癌患者带来了福音。

近日在广州举行的安维汀新适应症上市发布会上,记者采访了广东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广东省肺癌研究所所长吴一龙教授。

记者:教授,请问一下这个安维汀加化疗是针对非小细胞肺癌吗?

吴一龙:是的,我们现在肺癌分为三大类,一大类是称为有遗传信息改变,另外一类我们把他按照组织分成是腺癌或者是鳞癌,安维汀是专门针对腺癌的。

记者:非小细胞肺癌跟腺癌有什么区别?

吴一龙:非小细胞是一个统称,现在把腺癌、鳞癌还有其他的,除了细胞我们统称叫做非小细胞肺癌,腺癌是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种。

记者:腺癌跟鳞癌有什么不同?

吴一龙:其实我们现在为什么会把肺癌分成三种类型,就是他们的作用机制是不一样的,发病的因素不一样,刚刚提到第一种由遗传性改变的话的肺癌是因为遗传基因的改变导致发生的,这种是在中国的腺癌里面大概50%可以找到这种基因的改变,所以我们大概有50%的病人可以给他配上非常好的药物,这是一种。另外一种的话就是刚刚谈到的鳞癌,鳞癌现在非常明确的话就是跟吸烟相关,凡是吸烟引起的癌和类型绝大部分都是淋巴细胞癌和鳞癌,而这种到现在为止我们的治疗措施、我们有效的办法是非常少的,我们只有传统办法,手术、放疗加上化疗,所以他治疗效果很不令人满意。但是腺癌的方法就多了,像现在化疗、安维汀,很多很多方法都可以用的上,所以这是为什么说一个肺癌一定要分成三种类型,因为是对我们治疗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记者:安维汀有没有对性别,还有是否吸烟的区别?

吴一龙:因为安维汀非常大的点是用在腺癌上,所以不管是否吸烟,只要是腺癌,为什么会导致选择腺癌,其中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是安维汀把血管破坏掉,破坏掉之后他的作用是会引起出血,我们知道鳞癌的特点是发生在大气管,这种大气管与外界相同,表面有很多血管,一旦打破会引起大出血,所以一般安维汀不建议用,而腺癌非常大的特点是不发生中央,他发生在边边的位置,所以不会引起大出血,用这个就非常好。是这样一个区别。

记者:精准治疗没有理解得特别好?

吴一龙:最近看到太多新闻媒体也好、什么媒体也好,把什么东西都往精准靠,其实是错误的概念,今天说了所谓精纯医学只是医学的一部分,这个部分是遗传息基因的改变,然后利用这个改变来做诊断跟治疗,比如说像安维汀,他是血管生存因子VEGF的改变,我们针对东西来给他做治疗,比如现在说到的靶向治疗等等,什么特罗凯等,他是针对表皮生长因子的图片来做治疗。化疗就不是精准医学了,因为他对所有病人都是一视同仁少,所以不是精准医学。我们现在外科从来没有精准医学的概念,因为他没有用到遗传信息。

记者:抗血管生成治疗是什么?

吴一龙: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肿瘤有一个特点是无限生长,拼命的长,长的时候他不受控制,再生长过程里面需要新鲜的血管张进去,通过血管吸取养料才能生长下去,如果没有血管的话,肿瘤就长不下去,所以肿瘤一旦形成的时候,在大概一公分到两公分自己要产生大量的血管形成因子到血液里面产生血管的形成,这是肿瘤的特性,也是他二次特征的表现。今天我们的抗血管生存就是把这个东西阻断,不让血管长进肿瘤里面,这就是今天的主角起的作用,长不进去,我们过去通俗的说法就是让肿瘤饿死,明确营养就会饿死,就长不出来,这是通俗的说法,如果要把他饿死的话里面机制还是非常复杂,总之,把血管堵住了,让肿瘤饿死,让他不长了,不长就没有威胁了。

记者:目前抗血管学成只有安维汀才能做到吗?

吴一龙:现在抗血管学成的话有非常非常多的研究,但是到今天为止唯一能在临床上实验成功的就只有这个安维汀,现在还有一个在实验当中,但还没有非常成功的例子。

记者:未来的精准医疗方案是什么,目前只有安维汀吗?

吴一龙:目前,全国有100多人到今天活过十年以上,都是他们都是晚期肺癌的患者,为什么,这就得益于我们找到了安维汀。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惠及全国更多的人,不只是这一百多人,可能一千多人、一万多人,这是我们医生研究的工作。

记者:用安维汀治疗肺癌之前是不是需要做BGR检测?

吴一龙:现在用安维汀没有要求做VEGF检测,但是有VEGF的话也好一点,但是不太明显,因为抗血管生成跟其他的基因改变有非常大的不同,我们称为那些基因改变是肿瘤细胞本身的改变,而血管生成是微环境,所以要检测到这个微环境适合肿瘤细胞难度非常大,要做更多的研究。

记者:怎样体现精准医疗?

吴一龙:精准要依靠VEGF,我自己本人的观点,安维汀是半精准治疗,精准医疗的代表是罗氏另外一个药物特罗凯,那就是非常精准的治疗。

记者:免疫治疗除了抗血管生存治疗还有其他方向吗?

吴一龙:免疫治疗是完全另外一个事情,并不是给你抽一点血,然后外面培养的时候输回去,就说提高免疫力,其实这是非常错误的概念。肿瘤细胞是我们人体变过来的,所以看到他们就认为他们是兄弟,就不会对他充分攻击。现在我们的研究已经知道了免疫细胞为什么看到肿瘤细胞熟视无睹,其中有两个两点,一个受体跟配体,两个一结合就不认识了,我们工作就是把他打断,只有打断变成免疫细胞就会发现肿瘤细胞是坏的,就会对他发起攻击。这是我们今天的免疫治疗。今天的免疫治疗就是利用这个原理,所以是非常有希望的治疗方法。罗氏公司也有一个非常好的免疫治疗,大概在明年第一季度就开始做这个研究。

记者:现在广东这边肺癌发病率大概是怎样的情况?

吴一龙:广东肺癌发生率在全国处在中间阶段,因为广东是一个包括农村、粤北,粤北很多地方是山清水秀的,但是它总体仍然处在中等水平,如果放在珠江三角洲跟广州市是发病率是算高的,因为空气污染、大气污染非常重,这几年广东在整理环境污染,就是想给我们造成一种不要太污染的环境,我觉得已经开始见效,现在看到蓝天白云的机会多了。

记者:这个跟灰霾有没有关系?

吴一龙:大气污染就包括灰霾,灰霾有人专门做过研究,灰霾里面的成就放到显微镜下面是非常可怕的,他的表现是很像凶神恶煞一样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们严重的致癌因素。数据表明,像吸烟、大气污染都有证据,去年10月的时候世界卫生组织第一次大气污染列为等同吸烟一样的致癌物,世界卫生组织就不是开玩笑的,他必须有非常充分的依据才会这样说,去年10月份说等同于吸烟,所以看到灰霾,在办公室不要出去了。

记者:安维汀中国和国外是否有差别?在中国不同地区之间有差别吗?

吴一龙:中国人的基因类型今天来看的话,我不知道跟新疆有没有差比,但是对大部分汉族人来说是没有区别的,如果现在全世界要研究遗传问题最好的就是在中国,中国有一个姓吴的可以追到很早很早的,国外人的姓可能跟父亲的是不一样的,所以没有办法追,所以我们看起来还是相对比较稳定的。

记者:安维汀抗肺的原理是不是越来越广泛了?

吴一龙:是的,现在肺癌、结直肠癌、脑的胶质瘤、卵巢癌,这几个适应症都有,因为这种血管生成是肿瘤细胞的本性之一,抓住这个本性来攻克肿瘤细胞。

记者:看报告说2006年非小细胞已经获批了,我们为什么用了这么久的时间?

吴一龙:是的,2006年的时候有很多中国的数据在做,但是FDA不批,2009年开始重新设计,2010年才做这个临床实验,用了三年时间来做,然后要等结果,所以一个临床实验花的时间是非常长的,一般需要五年时间,免疫治疗我们现在比美国落后多了,美国的免疫治疗已经批准上市了,我们中国的研究还没有上市。

记者:刚才与会的领导说了有援助,如果肺癌的话是怎样?

吴一龙:明天会把具体方案确定下来,基本是用了四个周期有效的话以后就通过慈善给赠药下去。这也是我们中国的一个悲哀,美国的FDA跟欧盟是有一个批准可以在市场用医保覆盖,而我们是批准了归批准,医保批不批还是另外一回事。

记者:像你们这么权威的人有没有在做一些推动的事情?

吴一龙:我利用我的权威为广东的老百姓做了很多事,比如说像特罗凯、易瑞沙就是利用我的权威让广州市的医保都可以覆盖,2010年是全国的第一个,到现在五年了。

记者:费用大概是多少?

吴一龙:我们所有的医生其实心都是非常好的,一个药要证明它好,然后必须让老百姓用得起,如果好老百姓用不起是没有用的,所以为什么我们会跟慈善总会联手,这些都是我们推动的。所以我现在呼吁通过什么路径让医疗更大的覆盖到,让老百姓才能看得起这个病。但是这些东西我们医生决定不了,只能是去推。

记者:申请援助需要到医院申请吗?

吴一龙:明天开慈善药物的会会先受理一批医生,这批医生有资格了、会判断病情,这些医生称为援助项目注册医生,每个大医院都有这批医生,如果一个患者开使用安维汀,要到这些注册医生做登记,然后他给你做观察,如果你达到了四个周期的话,这个医生判断可以就会写一个申请,申请传到慈善总会,慈善总会审核你收入情况,如果符合就会批准。

记者:这些医生是会到每一家三甲医院工作吗?

吴一龙:按照目前的情况,基本上省会城市都会有,地级市可能会慢一些。

记者:什么时候可以申请?

吴一龙:7月1号开始就可以申请。因为这个药是7月1号国家就已经批准了,那这个时间开始用就可以申请。

记者:安维汀和特罗凯有什么区别?

吴一龙:这两个的作用完全不同,特罗凯是针对基因的改变,而安维汀不是,特罗凯如果没有基因改变也没有效果,这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所以今天为什么说肺癌要分成三大类,就是我们要把他分清。中国传统观念非常强,现在临床上碰到很多病人要求不管什么先给我吃药再说,他没有想到要做检测,过去我们会迁就,现在我们越来越不迁就了,因为我们知道没有突变给你用是没有效果的,而且带来副作用。

这种突变将来会用到,我们会设计将来在什么情况下会用到,因为特罗凯用了一段时间也会耐药,耐药的时候我们就会用到了。

记者:为什么联合用药效果会更好?

吴一龙:我们称之为协同作用,两个药物之间的协同作用。因为他把血管阻断之后没有一些药物能够进一步杀死肿瘤细胞效果就显示得非常慢,但是当我们用了四个周期化疗之后化疗我们就不用了,就一直用安维汀一直维持下去。

记者:你刚才说的耐药,现在常规治疗是不是要免疫治疗的联合治疗?

吴一龙:我们正在研究什么原因引起耐药,有一些我们找得到原因就建立起适宜的药物来对抗耐药,有一些找不到原因就有可能会用到安维汀,耐药问题是非常复杂的,但是今天我可以告诉大家,耐药研究我们进步非常快,我们现在已经发现70%可以找到原因,而这些原因有非常好的药物针对,但是现在还在临床研究当中。

家庭医生在线专稿,转载请注明家庭医生在线;媒体合作请联系:020-37617238

本文指导医生:吴一龙广东省人民医院肺一科教授主任医师擅长疾病:主要研究方向为肺癌多学科综合治疗的基础与临床,特别着眼于肺癌的综合防治,具体研究方向有:1.肺癌的“...[详细]

推荐阅读/观看:武汉沁鑫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https://www.feimao666.com/info/11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