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型运输机机轮更换研制方 达国际先进水平   发布时间:2015-10-13 09:40:35

中国大型运输机机轮更换研制方 达国际先进水平
中国工程院院士唐长红在制动分公司指导解决技术难题
中国工程院院士唐长红在制动分公司指导解决技术难题

  善战必胜

  ??中航飞机西安制动分公司“在战争中学习善战” 的记忆(上)

  翻阅中航飞机西安制动分公司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这是一个从成立初期辉煌、中期历经坎坷、如今直面竞争、能征善战的军工企业。

  2006年,经历了债转股和政策性破产的制动分公司,刚从艰难困苦的阴影走出来,便遭遇中国航空机轮刹车市场“白热化”的竞争。民营企业、院校企业和外国公司纷纷介入航空机轮刹车领域,想把这个始建于“一五”时期的“老国企”拉下神坛。但制动人凭着一种坚韧执着的精神,从转变观念到亮剑图强,从步步为营到超越领航。结果,它们不但没有将制动分公司拉下来,反而使其更坚强,更显现出“老国企”的底蕴和实力。

  在这样的企业奋战,是对企业领导班子和干部职工智慧和能力的考验,更是对领导班子和干部职工信念和勇气的考验。尤其是市场正被逐步蚕食,重大项目竞争激烈 ,这无疑是漫长和残酷的煎熬,甚至是血腥的磨砺。

  战争,为什么来的这样迅猛?

  代表国家力量的大型运输机机轮刹车系统公开招标,“为航空机轮刹车系统而生”的制动分公司,应该是最佳的竞标选手,结果却大出意料。制动分公司竟然被国内一家民营企业掀翻在地,从“老虎的嘴巴中”叼走了一块“肥肉”。

  制动分公司,怎么了?制动分公司,真的不行了吗?

  关键项目的失手,导致制动分公司在市场竞争中的风向急转直下。有的已定型产品交付后,不仅被从飞机上拆卸下来,还从配套目录中取消;有的项目不允许配套研制;有的产品现有的配套额一半被民企拿走。制动分公司上上下下乌云密布,职工、家属、领导班子头都抬不起来。

  有业界专家评价,损失已不能简单地用经济价值来计算,10亿元,20亿元,甚至50亿元也不为过,此事更是关系到这个企业的生死存亡。公司“老国企”的声誉受到影响,配套研制生产的资格被撤销,日后“跳舞”的平台没了,表演的机会从何而来?

  如此重大的打击,是制动分公司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大有泰山压顶、风雨必摧之势。

  压力面前,中航飞机西安制动分公司 董事长、党委书记向克阳回忆,那时跳楼的心都有。因为他感受到竞争不仅是激烈、残酷,而且异常复杂。竞争对手利用其“优势”,暴风骤雨般的拳点就打了过来。

  已配套研制生产的军品市场,相继被“有优势”的竞争对手占领,昔日机轮刹车的“国老大”,如今四面楚歌,处处挨打。

  有苦不能说,有泪不能流。甚至在心灵受到极大伤害的前提下,咬碎牙齿往肚里咽,并给自己定下规矩:所有压力我承担,所有问题我包揽,所有怨言我承受。

  据办公室人员李子丰回忆:“当时向董心情极其沉重,在领导班子面前潸然落泪。甚至有一次工作劳累过度,参加型号会议期间突然晕厥,额头被撞破,血流满面,经医院救治方才脱险。”

  向克阳明白,这是一场恶战,一场不能输也输不起的战争。“不成功便成仁”,死战到底,也要赢回企业失去的尊严。

  基因好,材质佳,我们为什么会失去用户?不能怨别人,只能眼睛向内找问题。

  担任过市场部部长8年的吕锋介绍,计划经济时代,可以用“幸福滋润”来形容。市场经济转轨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债转股和政策性破产的艰辛,仍然坚强地站立起来。如今又撞上民营企业、院校企业和外国公司三股力量,而我们依然用“我是老大我怕谁,以自我为中心”,失去也就成为一种必然。

  自大,注定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更不会关注对手的进步。一直不把民营企业或院校企业当作竞争对手,甚至还瞧不起这些技术柔弱的非国有企业。

  如今,别人攻城略地,战火已燃烧到自家大门口时,悔之晚矣。

  过去跑市场,拿项目,常常以“老大”自居,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爱要不要,独此一家,迫使一些用户将目光转向他人。

  向克阳的诊断是:打败我们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99s

上一篇:教育部:切实加强“两节”期间学校安全工作
下一篇:台风“杜鹃”登陆台湾致1死24伤 7000人紧急撤离

热点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