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直谏教育部和中纪委:大学英语教材差错多   发布时间:2015-11-24 09:53:16

教师直谏教育部和中纪委:大学英语教材差错多
英语教材错误太多 英语教材错误太多

  两年前,北京林业大学英语教师、博士施兵偶然发现一本大学英语教材出错。本应示范的教材,结果却出现了失范的差错,怎么能用来教学生呢?之后,他开始给大 学英语教材“找茬”,翻阅了近100本大学英语教材和相关书籍,发现问题的确不少。今年5月和9月,他的《大学英语教材质量分析报告》分别直谏国家教育部 和中纪委。

  2015年10月23日,教育部回复:已经将此质量分析报告下发相关出版社,正在起草十三五教材建设指导意见,规范“谁都能编教材”的现状。

  “无论得罪行内多少人,我都在所不惜,为了全国大学生的利益,即使冒着被学校开除、解聘的危险,这事也得有人去做……”提起自己眼下的境况,北京林业大学英语老师施兵博士,瞪大了双眼,坚毅地说。

  大学课堂上,施兵是一个和蔼幽默的老师,他曾提着螃蟹上英语课,用生动形象的创新教学吸引学生;在同事眼中,他严谨、认真,做事不留情面,“宁愿得罪前辈老师、领导以及同事,也绝不能让粗制滥造的教材坑害学生”。

  A

  “把挑刺的活儿当成课题在搞”

  2013年底,施兵在学校图书馆看书,随意找出一本英语读物,发现有语言错误。当时他并未特别在意,又翻了些英语教材,却发现不少问题。

  教学生学英语的书怎么能出错呢?施兵想知道情况有多严重,他一开始看的是普通大学英语教材,发现不少问题,后来再关注国家十一五、十二五规划教材、教育部推荐教材、教育部教学改革试点教材,情况还是如此。

  施兵感到震惊,开始有针对性地搜集教材,大多数是学校图书馆馆藏图书,还有一部分是陆陆续续从书店购回的。

  “到2014下半年,我找出了10套教材的问题,直到这时我心里才有谱,确实问题不小,如果能提交教育部门供决策参考,功德无量,我几乎是把这个挑刺的活儿当成课题在搞”。

  今年5月底,施兵的调研报告多次修改后寄送教育部,14天后,他接到教育部的电话说:“教育部领导高度关注,请将电子版本交给我们,以反馈下发给出版社并通知作者再版更正”。

  7月11日,他参加“北京市高校英语教师专业能力发展研讨班”,将此事告诉了研修班主讲专家��中国外语教育研究中心文秋芳教授,得到“你办事认真、提出的意见很仔细,你一定能为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做出重要贡献”的评价。

  9月,全国大学陆续开学了,他再次向中纪委提交报告,反映教育管理部门、图书出版部门失察失职,希望中纪委加大对高校教学领域和图书出版领域的监督。他认 为:这些编者拿着国家几十万的经费编书,错误百出,坑害学生,有违师德,单位不察甚至充耳不闻,必须得到监督。

  10月20日,他将此事告诉了自己的博士生导师陈国华。“你的举报材料我看了前面的一部分,绝大多数教材中确实是错误的,这让我震惊”。

  B

  教育部示范教材竟然也大面积出错

  按照施兵的统计,目前大学英语领域的教科书,印着“教育部推荐教材”、“教育部教学改革示范教材”、“国家十五(十一五)规划教材”之类标识的,几乎每一 本都出现错误,既有语言使用错误(涉及语法、词汇、翻译、课文注解、编写试题和提供答案等方面)、也有前后不一致出错、常识性出错、文字录入出错(包括拼 写错误,首字母大小写不分,书名未用斜体,个别地方漏掉了单词)等错误。

  “其中南京师范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山东师范大学等四所高校教材和北京大学的教辅最让我吃惊,与其声望严重不符。”

  施兵说。还有,辜正坤是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国内顶级英语专家,而其审订的《中国文化通览》各类错误竟多达26个。施兵认为,上述情况反映出的问题至少有三个:

  一是编者英文水平不够,出了错误自己意识不到,许多错误极其低级。许多错误本可以避免,但编者懒得查字典和语法书,责任心不强;

  二是编者业务不熟,许多知识点本来就是大学英语课程要求学生必须掌握的东西。“这些竟然也出错,只能说明要么编者不懂,要么教材主编者审订漫不经心”;

  第三,当下一些教材编著失范,有名的拿课题,找一帮学生甚至承包给他人编,自己只挂个名。“这也是一定程度上的学术腐败,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C

  北航教材现13处错误,含禁用词

  施兵还注意到,个别教材因为资料来源或者其他原因,出现了禁用词。

  比如大学英语选修课系列教材、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英文化对比》,张乐兴主编(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李养龙(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主审,科学出版 社2010年出版。第86页出现Formosa Oolong tea(福尔摩沙乌龙茶)。而“台湾乌龙茶”正确译文应为Taiwan Oolong Tea,国内企业在买买茶网站使用了这个正确译文,遗憾的是大学教材却错了。根据百度百科,历史上荷兰殖民者侵占宝岛台湾称其为“福尔摩沙”,由于该词带 有殖民主义色彩在中国大陆官方场合(政府公文、媒体报道、大中学校)禁用。

  该教材共出现13处错误,其中语法错误5处、词汇使用错误3处、翻译错误1处、文字录入错误3处、政治错误1处。

  D

  给自己学校编写的教材挑差错,三本挑出100多处

  施兵是北京林业大学英语教师。他发现自己所在的北京林业大学,2014年承接了教育部大学英语教学改革示范点项目,一套教材共三本书也出现大量错误(由北 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其中《西方文化读本》、《中国古代社会与文化》、《中国当代社会与文化》各类错误累计超过100个。主要包括这几方面:

  一、词汇使用错误。英语中有些词汇由于拼写极其相似,极易混淆,需要在教师课堂上反复提醒学生注意。遗憾的是,这套教材总计出现10个错误,其中《西方文化读本》5个,其中《中国古代社会与文化》2个、《中国当代社会与文化》3个;

  二、语法应用错误。《西方文化读本》这类错误总计35个;

  三、疏于复查产生的低级错误。“同一个作者编写的材料,重要知识点前后不一致,出现穿帮,自己竟然没有发现”,施兵很惊讶。

  常识性错误。《西方文化读本》说“意大利诗人维吉尔出生于靠近意大利北部曼图亚的安第斯山脉(Andes)”,此处Andes应翻译为“安德斯村庄”,安第斯山脉在南美洲,不在意大利。

  攻打巴士底监狱的时间应为1789年,被错写成1879年(课文原文TheBastille fellin 1879)。

  “这套教材承担让中华优秀文化走出去的重任,然而关于中国文化方面的低级错误竟然也有。比如《中国古代社会与文化》第126页将二泉映月作者华彦钧 (Hua Yanjiu)错写成了刘彦钧(Liu Yanjiu);《中国当代社会与文化》第88页将江苏省苏州市错写成了浙江省苏州市(Suzhou,Zhejiang Prov-ince)。

  其他差错包括,对照课文编写的课后练习(含答案)出错;文字录入错误,包括拼写错误,书名未用斜体,个别地方漏掉了单词等。《西方文化读本》错误数量最多,接近60个。

  “即使是号称中国一流大学的北京大学也错了不少”,该校英语系主编《最新大学英语四级考试36天过关》(科技文献出版社2004年出版)错误最多。按施兵的统计,文字录入错误15个,语言错误12个。

  另外,大学英语方面的辅导书,是大学生巩固课堂所学内容的重要工具,主要以四级试题集为主。这类书林林总总,数量很多,然而几乎都有错误。

  教育部回应:正起草指导意见 规范教材编著

  在反映给教育部半年之后的10月23日,施兵与教育部再次取得联系。电话中,教育部高教司人士称,正在起草指导意见,规范教材编著。以下是电话交谈摘录:

  施兵:我是北京林业大学施兵,今年5月份给教育部寄送《大学英语教材质量分析报告》,当时教育部确认收到了?

  高教司:是的,收到了。

  施兵:已经过去半年了,当时教育部明确告诉我已将存在的错误下发给出版社,并通知更正,作者有没有反馈呢?

  高教司:是的,但目前还没反馈,因为更正也得根据再版时间来确认,我们把您的质量分析报告给出版社了。

  施兵:对,这个我也知道了,出版社有人跟我说过。主要是我反映的这个情况是全国面上的,比较严重,所以我专门写了这样一个报告,报给教育部,我想问一下,部里有没有采取过什么措施?要把这个事在全国范围里督促一下。

  高教司:您那个是针对出版社出版的一些教材吧?

  施兵:实际上不是针对出版社的,有一个行业内的情况,书是出版社出的,实际上主要是编者,是大学和大学教师的问题,这是教育部门的事儿,不是出版部门的事。

  高教司:我明白了,您信里头附的那些错误我们已经返给出版社了,另外,您建议要加强质量管理?

  施兵:对,加强质量管理是教师,不是出版行业,虽然表面上是出版行业,其实是高校教师,是教材,因为我在大学工作我知道啊,这教材都是教师搞的。

  高教司:嗯,是这样的,教育部准备出台一个十三五教材建设的指导意见,在指导意见里对教材的质量问题进行规范、什么样的教师可以编教材,我们会有一些指导意见,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编教材。

  施兵:我跟你们反馈一个意见,现在是个人都能编书。

  高教司:现在教材已经市场化了,但选择什么样的教材,学校应该是有自主权更应该能把控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正在起草一个指导意见,正好您提出了这个质量分析报告,我们准备在指导意见里对学校提出要求。

  施兵:这个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

  高教司:当然了,不光是大学英语教材,其他专业的教材都应该注意这个问题,教材质量的问题。

  施兵:《报告》也提到某些学校,诸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所编教科书违法。

  高教司:具体处理情况,我们有具体同志在做,我看过你那个《报告》,我们是一项一项地在做这个工作。

  施兵:有些教科书编得质量太差,当事人拿着国家这么多的经费编得太差。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将台湾称为“福尔摩沙”严重违法。

  高教司:这个我查一下您的材料吧,咱们的《出版条例》有严格规定的。

  施兵:这是英语教材,英文版的没人注意。

  高教司:只要是正式出版物就应该看得出来的。

  施兵:对呀,现在问题是就没有人看得出来啊!

  高教司:这个肯定是要反馈的。

  施兵:一定要反馈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高教司:这不光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问题,反馈给出版社,他就自然会反馈到学校的。

  高校英语教材差错举例

  采访中,施兵详细陈述了具体错误类型和代表教材,华商报记者也看到了10多本被他指出错误的英语教材。

  1.《大学英语精读》(董亚芬主编,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版)其中《预备级-学生用书》第68页Physicalexercises[去掉s用单数形式]isthe best way to avoid gettingsick;

  2.《新编大学英语》(应慧兰编写,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2年)2012年新版第二册第 245页 Children\'slives are in danger every timethey crossing this road。 状语从句由every time(when)……引导,crossing不能做谓语动词,应为cross或are crossing;

  3.《新视野大学英语》(郑树棠主编,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8年印刷)第二册第57页They organizes[去掉s]competitions with prizes forthe winner。

  4.《中英文化对比》(张乐兴主编,科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第79页deli-cate procession [改为process-ing]in cooking(精心的菜肴加工过程)动词process有两个的名词形式processing(加工)procession(队伍);

  5.《大学英语综合教程4:学生自学辅导》(邱东林主编,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年出版)第315页The feelingthat time sometimes crawls,sometimes flies can probably beaccounted[添加for,“解释”应该是account for] by the way wespend it;

  6.《中国文化通览》(杨敏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2013年出版)第15页The unity and the interactionof yin and yang impeded the ev-er-changing world。 中文:阴阳的对立统一和相互作用促成了世界上的千变万化。impede不是促成而是阻碍;

  7.《中国文化概况》(廖华英主编)第40页同时出现“三国演义”的英语译文,第一行是Romance of the ThreeKingdoms[注:有s]第五行却是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注:没有s];

  8.《新视野大学英语》第三册第16页将organize写成orgarize 第60页将have to写成 have o《中国文化通览》第23页将compiled写成 com-plied 第54页将荀子英译文Xun Zi写成Xu Zi。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永恒之塔私服

上一篇:梁振英:工业是香港经济发展的重要命脉和基石
下一篇:“单身汪”为春节回家提前租女友 快让爸妈逼疯

热点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