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法院11辆车引万人竞拍 下次拍卖或在3月   发布时间:2015-04-21 13:27:41

北京法院11辆车引万人竞拍 下次拍卖或在3月 一牌难求的北京车牌CFP 一牌难求的北京车牌CFP

  北京11辆带牌车吸引万人竞拍

  【产业·公司】火爆的法院车牌拍卖

  开拍6秒拍到最高限价 下次拍卖或在3月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张璐晶 | 北京报道

  进入2015年,想取得北京小客车指标将难上加难。

  在北京工作并已经取得户口的王赛,从2011年1月北京首轮小客车指标摇号开始就进入了摇号系统,眼看着中签率从最初的十分之一降到如今的千分之六,42次的“久摇未中”让她在小汽车摇号系统里有了“以一当三”的资格(中签率为当期基准中签率的3倍)。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小客车指标办了解到,与去年相比,今年全市小客车指标总数15万个未变,但普通车指标减少1万个,新能源车指标增加1万个。其中普通指标12万个、新能源指标3万个。这12万个普通指标中,个人指标额度占年度指标配额的88%,单位指标额度占年度指标配额的6%,营运小客车指标额度占年度指标配额的6%,也就是说真正能分配到个人的摇号指标只有105600个;预计下一期摇号中签率将低于0.66%。

  王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她觉得自己距离北京车牌遥遥无期,无奈之下她找到了“租车牌”的法子,从2014年1月开始,以每月600元的价格租了一年的北京车牌,不合法但是至少能上路。不过她最近被告知“因为想租牌的人越来越多,2015年的租牌费用涨价到了1000元每月”。光是租车牌上路就要每年花费12000元,实在不划算,王赛开始将目光投向摇号以外的唯一合法途径,从法院拍一辆司法处置的带牌车,然后取得北京车牌的“曲线救国”方式。

  法院罚没车牌怎么拍?什么样的人符合竞拍条件?要花多少钱?最新的一期拍卖将于何时进行?

  摇号外唯一的合法途径

  6秒拍到最高价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北京市通过法院拍卖小客车取得车牌的方式起于2014年11月25日,有超过1万人参与,到目前为止,实际上只拍卖过一次一共11辆车。尽管此方式还不为大多数人熟知,但是这确实是目前能绕过汽车摇号取得北京车牌的唯一合法途径。

  根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第三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因本市法院司法拍卖本市号牌小客车发生所有权转移的,竞买人须符合小客车配置指标申请条件,竞拍成功后买受人持市高级人民法院和指标管理机构共同出具的相关证明文件,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办理转移登记手续。原车辆所有人不能因此获得更新指标。”即允许从2014年起,小客车司法处置的买受人可将竞买获得的小客车过户到自己名下,以这种方式获得车牌指标。

  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的最高限价为车辆评估价的150%。比如一辆评估价格为10万元的小客车,其最终的成交价格最高为15万元。至于为什么会得出150%这个标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此的解释是 “为了确定车辆本身的合理性溢价,我们对淘宝网上拍卖的未受限牌因素影响的919辆小客车成交情况分类进行了调查分析,根据其评估价和实际成交价的差异,发现各个档次的车辆均存在一定的溢价率,但即使平均溢价率最高的5万元以下车辆,其平均溢价率也未超过评估价的150%,故将车辆处置最高限价确定为评估价的150%。今后也可根据车辆处置的试行情况进行适当调整。”

  2014年11月25日进行的。这次拍卖一共有11辆京牌小客车在北京法院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平台拍卖。《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对这11辆京牌小客车最终拍卖情况数据梳理得出,其中最受欢迎的一辆东风标致小客车评估价为104300元,最高限价为156450元。当日早上8:00竞拍开始后仅仅过了6秒钟就有人报出了最高限价,在接下来的13个小时中,共有1596人给出了最高限价的报价。

  在这种情况下,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解释:“当多人报出最高限价时,司法处置网络系统根据统一设定的条件,自动确定最终买受人。统一设定的条件为在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中累计摇号次数最多的竞买人成为最终买受人;多名竞买人累计摇号次数相同,则其中注册时间最早的竞买人成为最终买受人。”翻译成通俗的语言就是最终买受人是摇号次数最多,且注册最早的竞拍者。根据“买受人竞价信息”,最终在1596人中获得这辆东风标致小客车的竞拍者截至2014年11月累计参加摇号41次,摇号注册时间为2011年1月1日。

  纵观其他10辆小客车,最终的成交价格均达到了最高限价,且达到最高限价的时间最长仅为2分50秒,最终成交人的摇号次数最少的为38次,其余有9辆车的买主参与摇号41次,2辆车的买主参与摇号40次。

  可见,除了要为车牌付出高额的费用外还要兼具“久摇不中”的身份,这也让那些想通过此法取得京牌的买家们倍感艰辛。

  下次北京车牌拍卖或将于3月份进行

  对于大多数买主来说,在竞拍成功后第一时间要做的事是卖出拍得车辆后购买新车。

  假设这些小汽车可以按照法院评估价卖出,那么根据最高限价和评估价之差计算,通过法院司法处置平台获得的北京车牌价格(以2014年11月拍卖的11辆车为例)区间为52150元至146450元之间,平均价格为78100元。

  虽然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消费者难免会将从法院通过司法拍卖取得北京车牌所花费的价格与上海新增客车的额度拍卖价格相比较。根据上海市公布的2015年1月个人非营业性客车额度投标拍卖结果显示,1月投放车牌数量7990张,平均成交价74216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北京通过司法拍卖取得车牌的价格已经部分高于上海拍卖车牌的价格。

  此外,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将根据北京高院对车辆查封扣押的情况,视情况在单月进行。这样一来将避免和现有的摇号时间(双月)相冲突,未成功的竞买人还可参加下月摇号,即2014年11月唯一一次司法拍卖后,2015年1月份并没有进行新的拍卖。

  《中国经济周刊》从北京高院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平台工作人员处获悉,每年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的车辆较少,仅为几百辆,法院最多两个月组织进行一次处置,每次处置车辆数量不等。目前还没有接到最新通知,如果有最新的拍卖将在3月份进行,请欲购买者关注北京高院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平台网站。

  北京高院负责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工作的副院长翟晶敏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北京高院对查封、扣押的京牌小客车进行网上司法处置,此举不仅保障了诉讼当事人的权益,也规范了小客车的司法处置。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车牌指标的需求非常大,想买车的人就像堰塞湖一样,通过一个小口一点一点挤出。他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发挥市场作用去调节拥堵状况以及汽车保有量。比如可以参考新加坡的政策,收拥堵费或者拍卖汽车牌照,两种办法的所得投入到改善公共交通建设上。还可以考虑允许北京现存牌照在市场上流通,让“刚需”的人得到车,让不是太需要车的人可以卖掉车牌改善生活(比如老人不再开车),这样也能解决一部分需求,让市场的力量解决需求的矛盾。

(原标题:北京法院车牌拍卖火爆:11带牌车引万人竞拍)